投稿声明

从2015年8月份起,本刊启用“中国知网”学术不端检测系统。投稿作者请认真检查你的稿件,本刊文章统一送检。

投稿声明

经济发展不能以失去 “诗意栖居”为代价

2018-10-15 9:57:09

    经济人
    周俊生专栏
    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在国内外经济学界引发了一场争论。两位获奖者、美国经济学家保罗·罗默和威廉·诺德豪斯,前者被认为其研究成果“将技术创新融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后者则被认为其研究成果“将气候变化纳入长期宏观经济分析”,但是两位经济学家的研究结论都强调增长是衡量经济最终标准。因此,这项诺奖受到了多位海外经济学家的批评,英国利兹大学生态经济学家朱丽亚·施泰因贝格尔甚至认为,这届诺贝尔经济学奖是经济学界“不惜一切代价要维护增长理念的老守门人的最后一次欢呼”。
    本届诺贝尔经济学奖在中国也受到了非议。苏州大学商学院特聘教授董洁林日前在微信公众号冰川思享号上发表文章,认为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颁给了一个错误的理论。她认为,试图用一个简单的决定性方程来解释长期经济增长与科技、人口及其他很多变量之间的关系,可能是一条完全错误的道路。
    无论是罗默还是诺德豪斯,他们的研究课题对中国人来说并不陌生。罗默研究的主要方向是技术进步、技术创新、研发投入和人力资本对于经济增长的作用,诺德豪斯则早在上世纪70年代就开始研究气候问题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两位经济学家的理论在最近一二十年对全球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特别是诺德豪斯提出的以碳排放定价来遏制全球升温的方法,已经被世界广泛接受,2015年12月,以控制地球升温为目标的《巴黎协定》开始生效,中国也已成为协定签约国。
    随着工业革命的发展,由大规模工业生产所产生的对环境的破坏和对资源的过度损耗,成为一个棘手的问题。中国在这几十年里赶上了全球经济强劲增长的好时候,然而,中国同整个世界一样,为了发展经济而对环境过度利用,并且不得不接受其后果。正是由于这个原因,中国对参与《巴黎协定》抱以积极的态度。但是就在今年,美国却退出了《巴黎协定》,美国这种任性的行为对全球遏制气候变暖的努力无疑是一个沉重打击。但是,值得深思的是,以碳排放定价为主旨的《巴黎协定》,希望以向高排放企业征收碳税来遏制地球升温速度的愿望是否能够实现,却仍然是可以打上一个问号的。如果整个世界不改变对经济增长的狂热追求,那么,碳排放定价实际上是给高排放企业开了绿灯,它们通过支付碳税来获得排放自由,并且因为经济的推动作用而得到政府的支持,那么,不仅升温无法阻止,而且它们缴付的碳税可以转移到产品定价中,最终由消费者来承担。
    两位经济学家的获奖引起争议,这是好事。虽然我们很难分出这种争论谁是谁非,但它提醒我们,面对全球气温上升的威胁,经济学界正在发生嬗变,传统的以经济增长为最终目标的经济理论需要反思。上世纪80年代国门刚开时,海德格尔“诗意地栖居”的倡导曾经被中国人反复吟诵,但中国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对经济增长的狂热追求很快让我们将这句话抛到了九霄云外,经济是如愿增长了,绝大多数老百姓也富了起来,但“诗意栖居”的生活却很难寻觅到了。现在,中国已经果断放弃了旧的经济增长模式,积极追求绿色发展,“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越来越深入人心。这种经济增长模式的转变也许会使中国的经济增长速度慢下来,但把环境保护好,把生态保持好,却能使我们的子孙后代更好地享受到现代文明,真正实现“诗意栖居”的人生目标。
    (作者系财经评论员)
    本版言论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来源:南方都市报